查理婆婆

愿人间温暖常驻,春意绵长。

《外婆的道歉信》摘抄——每个七岁小孩都该拥有一位超级英雄

补一篇七月十七日写的书摘

今天读完了巴克曼的《外婆的道歉信》。


说来很巧,这学期开学读的第一本书,是他的《一个叫欧维的男人想要去死》,期末又是以他另一本书作为结尾。

两本书都花了差不多六个小时的时间,期间没有被打断,一个人泡了杯茶,在安安静静的下午时光把书读完。

《欧维》语言平淡,情节也称不上新奇,但读完了发现已经泪流满面。《外婆的道歉信》情节非常奇特,语言依旧简单质朴,读完有一份快乐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今夜肯定要做个好梦。

书中有非常多喜欢的句子,想要分享给你们!

祝七月愉快,读书愉快!


她不应该在乎那些笨蛋的想法,外婆说。因为最优秀的人总是与众不同的——看看那些超级英雄。毕竟,如果超能力人人都有,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简而言之,外婆和妈妈的超级英雄能力截然相反。就比如蜘蛛侠——爱莎最喜欢的超级英雄之——有一个对手叫“阻滞人”,他的超能力是他连一张长椅都爬不上去——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总之,妈妈秩序井然,而外婆一团混乱。爱莎曾经读到过“混乱是上帝的邻居”,但妈妈说如果混乱搬到了上帝的领地上,那只会是因为混乱本人再也受不了与外婆为邻。


爱莎很小就学会,如果自己选择音轨,生活就会变得好过些。


“她得了癌症。”爱莎小声说。

爱莎没有朋友,所以不是很确定该如何处理这种差事。但她想,如果是自己得了癌症,而她有朋友,就会希望他们知道这件事。


她能把任何事都变成寻宝活动……又或者学校有体育课,大孩子们会在浴室把毛巾卷起来抽打爱莎。这时,外婆能把停车场变成魔法山脉,把卷起来的毛巾变成必须智取的龙。而爱莎一向是故事中的女英雄。


“我不傻,外婆,”她小声说,“我知道你今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忘记白天在学校发生的事。”

外婆踢着路面上的碎石,清了清喉咙。“我不希望你因为围巾的事记住今天,所以,我想与其那样,倒不如因为外婆闯进了一家动物园而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改写记忆是一种很不错的超能力,我觉得。”

外婆耸了耸肩。“如果你摆脱不了坏事,就必须用更多‘好料’去盖过它。”


如果你被暗影咬了,你不会马上死,更严重更可怕的命运会降临到你身上:失去想象力。想象力会从你的伤口消散,留下阴郁和空虚。年复一年,你日见衰惫,知道身躯只剩下外壳,再也不能记起任何一个童话故事。


当香烟的气味传入她的鼻孔时,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一开始,这辛辣的味道在深喉处竟感觉有点儿美妙,虽然爱莎不知道是什么,但这气味让她觉得温暖安全……当门在她身后发出“砰”的一声,她才明白为什么香烟气味令她安心。

那男人和外婆抽一样的烟。


爱莎之前想弄明白“讽刺”是什么意思。而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讽刺就是,除了接爱莎,爸爸干其他事情从不迟到,而外婆在其它事情上总是迟到,却在接爱莎这件事情上是个例外。


没被追捕过的人总觉得一定会有一个原因:“他们不会无缘无故追着你跑,不是吗?你一定是干了什么事惹到他们。”这话说的好像“压迫”这件事天生就是这么个原理。


在密阿玛斯,童话故事依旧紧锣密鼓地被生产出来,每一个都是手工精心制作,只有其中最好的能够出口。大多数只被讲述了一次,就掉落在地上,而最好最美丽的那些会在最后一个字讲述完毕后,就从讲述者的唇边上升,慢慢盘旋至听众的头顶,像小小的、闪闪发光的纸灯笼。


外婆告诉她海天使的故事,以此教导她不是所有怪物一开始就是怪物,也不是所有怪物看起来都像怪物。有些人会把怪物的一面藏在心里。


“她的确会觉得这他妈好笑死了。”妈妈点了点头。

“别说脏话。”爱莎说。

“你总是说脏话!”

“我又不是位母亲!”

妈妈又笑了。“也是。”


你杀不死噩梦,但能吓跑它。而噩梦最害怕的东西就是牛奶和饼干。


如果你不喜欢别人,那他们就伤害不到你。


“人们喝酒是为了忘记那些难受的事情,对吗?”

“或者来拥有回忆的勇气,我觉得。”


恐惧是不眠大陆上一种暴躁的小生物,皮毛粗糙,看起来正像是烘干机里的蓝色毛球。只要有一点点机会,他们就会跳起来咬你的皮肤,试图抓瞎你的眼睛。恐惧就像是香烟,外婆说,困难的不是戒掉,而是不要开始。


“与恶魔斗争的人要时刻警惕,以免自己也变成恶魔。如果你久久地注视深渊,那深渊同时也注视着你。”

“如果你恨一个心怀仇恨的人,那你也可能会变成你恨的那个人。”


她坚持说是自己的错,因为她不能相信有哪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是邪恶的。如果一个无助的小孩成长为一个坏人,那一定是母亲的错。她坚持这么认为,并不理会爱莎说的——外婆总说有些人就是一坨屎,那不是任何人的错,只能怪那坨屎本身。


“……但有时候我不确定他那样的人是否应该活着……”

阿尔夫靠着阳台栏杆。

“人就是这样。”

“希望别人死?”

阿尔夫平静的摇了摇头。

“不,人总是不确定。”


人必须有信仰,外婆总是那么说。“相信什么并不重要,但你得愿意去相信,才能明白那些故事。”


爱莎决定了,即使她喜欢的人以前是个混蛋,她还是得学会继续喜欢他们。如果你一定要取消所有那些曾经是混蛋的人的资格,那你很快就没人可喜欢了。


爱莎有时会问外婆,为什么成年人总是对彼此做蠢事。外婆回答,因为一般来说成年人是人,而一般来说人都是蠢货。

外婆接着说,生命真正的陷阱在于几乎没有人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也几乎没有人从未做过混蛋事。生命的难处就在于尽可能多地呆在“不是混蛋”这一侧。


“人希望被爱,”布里特-玛丽引用道,“若没有,那么被崇拜,没有被崇拜,那么被畏惧,没有被畏惧,那么被仇恨和蔑视。人给他人注入某种感情。灵魂害怕真空,不顾一切代价,它向往接触。”——引用自《格拉斯医生》


附上外婆写给爱莎的信。晚安!



酒足饭饱闲散心~

偌大校园,我只取这一角扎根

感念世间有图书馆的存在,没有尴尬没有孤独,这里只有宁静与自省

晚安太过苍白。
我给你带来了今天的阳光。
做个好梦!

今夜有所思。
前二十年多数的不如意,大概都是因为贪恋那第三步吧。

有时候跨出去了,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而大多数时候,只是浑身不舒服,却也收不回来了。

“缘数如果尽了,就不要强求。”
这句话说了这么多年,却总是做不到。
你想想,那么美的东西,哪里能说放就放?

自觉清心寡欲,可你一个喷嚏我就掉下来。
更何况你打完了喷嚏,又迎面朝我走来。
我怎么招架得住?

好笑。
我本是来自省,
兜个圈又成了在给自己的任性找借口了。

晚安!祝你好梦!

又到折桂时

到了一个非常极端的时期。

非常不想和人交流,又非常渴望有人能听我说话。

活人、不要回答不要出声、不要安慰也不要评价。

是有几个老朋友,她们也多半是乐意的。但不忍心让她们来分担我的负能量。

所以回到第一个选择,不要交流。

每天可以看很多很多书,在学校的后山。
今天天气格外晴朗,有点热,我靠着树小眯了一会儿。
突然听到声音,我睁眼,一对情侣仓促跑开,带着看到了精神病的笑容。

我不拈花不折草,安安静静自己待会儿。
怎么还就不行?

内心火大,点开聊天窗口想要和老友吐槽。
话到嘴边又咽下。说了又能怎样,有人懂我又能怎样,听到宽慰又能怎么?
不能怎样。徒作无用功。
没人懂又会怎样,无人陪又会怎样,万物弃你而去又会怎样?
不会怎样。明日太阳照常要升起。

我在后山转了一圈又回图书馆。
奇怪的男生又在等我。我只能跑。

日子过得实在是很难受。
你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叫也不是、笑也不是。

内心堆积了太多情绪,但又不想去接受、更不想去消化。
罢罢罢,四月好时机,我又何苦糟蹋这番美景。

你来陪我折桂?